www.835.net

资讯中心

怠慢的人们 渐渐知道疫情的重要性 葵力果正品订购

今天春节是有些特殊了,一个“非冠”让本来是热热闹闹,张灯结彩的春节瞬间陷入低谷。市面冷清,天天都像年三十一样,街上一点人都没有。虽然如此,但也发现了一些大家渐渐遗失的欢乐,今年又重提了出来。就像隔壁二丫说的他用的那个葵力果一样,逐渐找回了他以前的自信。咱们也逐渐找回原来过来的那份快乐。

82974213.jpg

葵力果正品订购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过年这个让人日夜盼望翘首以待的假期,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或者说期盼只是为了放假休息的一个没有多大乐趣的节日。时光就像打出去的子弹永远不会返回,一路向前。渐渐的,新年的钟声敲响。

记得小时候,基本上都是在爷爷奶奶家过年,那时爷爷奶奶还是住在乡下,一个山村,以开矿山为主,约摸是60年代在那建了一个铁矿然后慢慢的整个村子都基本是铁矿企业的人了。可能是旧时代的产物吧,村子里每到过年很是热闹,大家几个同龄的小家伙从这家窜到那家,追鸡赶鸭好不热闹。拿到压岁钱了,开开心心的跑到附近的小卖部去买炮仗,那时候可会玩了,冬天结冰不像现在的暖冬,湖面基本也都是冻着的,身材瘦小但是胆大的甚至敢在浅水区走路。大家就在湖边拿着擦炮炸湖面的冰窟窿,或者在路边随便捡一些竹竿,把擦炮扔进去,结识的能炸的像打一样,不结实的直接炸膛。山村是建在山上的,有一处山头有个洞,记得爷爷带我在另一山头指给我看,说是老虎洞。到现在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记得爷爷在我调皮的时候说不听话就把我丢那洞里去。除夕夜爆竹声响,家家都摆起满桌的酒菜坐在一起吃团圆饭。哦,对了,吃饭前还会和爸爸叔叔一起贴春联。那时候烧的是灶,得劈柴,劈完柴由我抱去灶台,拿个小板凳坐在灶前,听奶奶指挥,要大火,使劲加柴,暖和和的买还能问到一股柴火烧出的饭香。后来大点了,可以帮奶奶做过年必吃的蛋饺。拿个圆形的大炒勺,放在煤炉子上烤热,旁边放上一碟肥肉,一盆打过的鸡蛋,一盆肉馅,把肥肉往勺内一搅,舀一勺鸡蛋放到勺子里,转动勺子将鸡蛋平铺煎开,待还没完全煎透钱夹一团肉馅放在上面,再将蛋皮的一遍掀开盖过去,筷子按压蛋皮边缘煎透固定,一个蛋饺就完成了,小时候玩这个乐此不疲。

大了,可能更多的是是吃完年夜饭,就该干嘛干嘛了,打牌的打牌,玩游戏的玩游戏,少了很多乐趣。年夜饭也不经常在家做了,都是直接到饭店定包间,少了很多年味。为什么二丫要吃葵力果,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失去了什么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